展開邊欄關閉邊欄
> 篆刻 >

曲春林――畫說紫薇

錦上添花 13年作 180cmx48cm錦上添花 13年作 180cmx48cm

  紫薇花著實令人陶醉!我欣賞紫薇花的自然美,但我更注重歷史賦予紫薇的文化品格和人格魅力。

  作為美術工作者,尤其是居住在安陽這樣一個把紫薇花作為市花的美麗城市,我格外關注紫薇花。總有一種認識她、表現她、贊美她的內在沖動。于是,我所有對紫薇花的認識,便從“我們安陽市為什么把紫薇花定為市花?”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問題入手,對紫薇開始了三年多的收集和整理。

花紅百日 13年作 180cmX48cm花紅百日 13年作 180cmX48cm

  紫薇花很美!無論是在晨風細雨、驕陽月下,還是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不同的環境,她都會給人不同的美的感受。春回大地,百花爭艷之時,紫薇才剛剛故枝吐綠,并逐漸地葉滿青翠。春夏之交,潤若瑪瑙般的蓓蕾高高舉起,綠里透紅,含苞待放。

冰雪林中著此身 13年作180cmX48cm冰雪林中著此身 13年作180cmX48cm

  “獨占芳菲當夏景,不將顏色托春風”。盛夏季節,春花謝落,花事疏淡,眾芳時歇。赤日炎炎下,萬綠成蔭、串串成穗的紫薇花,五彩繽紛, 燦爛如火,吐出一片繁英, 自下而上,爭相競艷。遠望“似晴霞艷艷,若絳雪霏霏,繽紛絢爛, 極具浪漫詩情。”真可謂繁葩密綴,堆錦簇繡;近觀繁絮纖秀,柔婉輕盈,微風過處,花枝顫動,如舞燕驚鴻,風致可人,嬌姿妙態難以盡述。

秋露一枝新180cmX48cm秋露一枝新180cmX48cm

  初秋的紫薇,繁盛依舊。晨霧中,她仿佛未經受一點世俗的沾染,還是那樣靜靜地、淡淡地,如一抹清涼圣美的晚霞,縈繞于翠葉之間。她默默的綻放,處處紫英灼灼,爛漫如火,燃燒著內在的激情。紫薇花是最有感情的樹,它高貴典雅而溫婉內斂,花久不凋謝,想來似是寄予美好于人間之故吧!漸入深秋的紫薇,在幾番秋雨后,綠葉經霜轉紅,枝頭托起無數的果實,顯示出詩意般成熟的美。待到最后的一瓣紫薇花片飄下,那次第綻放的紫薇繁絮,長久地映在人們的記憶之中。。。。。。

曉迎秋露 13年作 50cmX26cm曉迎秋露 13年作 50cmX26cm

  冬季是觀賞紫薇枝干的最佳季節。在風雪的映襯下,修長的枝條,象清純的少女一樣娜婀娜多姿;一經園藝師的修剪,便又多出幾分干練,宛如梅花一般,遒曲挺立,形成很美的冬景。紫薇與高大喬木配置形成多層次的景觀,歷來都是受人青睞的。庭院內外、建筑前后、路旁池畔、公園草坪,或群植成林,或叢栽孤植,在城市綠化當中得到了廣泛選用。

成霞張錦綺 12年作 180cmX96cm成霞張錦綺 12年作 180cmX96cm

  人們還常常將紫薇制作成盆景和插花來觀賞,把她和虎刺,枸杞,杜鵑,蠟梅,石榴等并譽為盆景中的“十八學士”。是觀花、觀干、觀根、耐整形修剪,易攀扎造型的盆景良材。尤其是枯峰式紫薇盆景,雖樁頭朽枯,而枝繁葉茂,色艷而穗繁,如火如荼,令人稱奇叫絕!

秋語136cmX68cm秋語136cmX68cm

  紫薇花在我國有千余年的栽培歷史,而且具有頗為豐厚的文化積淀。在我國古代,天文學家將天體恒星分為三垣、二十八宿及其它星座。紫微星是三垣(太微垣、紫微垣、天市垣)的中星,是北斗星系的主星。星相學稱之為“萬星之主”,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威,主管生育和造化。西漢時期,統治者為維護大一統的封建秩序的需要,特別提倡儒學以加強統治。對儒學進行改造,雜糅了陰陽、五行等學說,用“天人感應”、“君權神授”、“三綱五常”等理論樹立封建統治者的絕對權威。所以,從漢代開始, 紫微就被用來比喻人世間的帝王居處,專指皇宮。

  古人對大自然的感悟和欣賞,自先秦以來就習慣于假借比興。自然界小到一草一木,大到山河湖海,都有可能被注入厚厚的人文內涵。因此,把星相學中的紫微星垣與自然界的紫薇花有機地聯系在一起,并寄以各自的情懷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相傳三國時期,諸葛亮隱居隆中,其庭院內就栽種著兩株紫薇,其中或許就隱寄著這位曠世奇才意圖大業的雄心壯志吧!

  到了唐代,國家最高的政務中樞中書省,設在皇宮里,到了唐、宋時期栽植甚廣。《唐書。百官志》中記栽:“開元元年,中書省曰紫微省,中書令曰紫微令。”因為唐朝的中書省庭院內遍植紫薇花,盛開之時,甚為光耀,便將中書省——這個國家最高的政務中樞設于宮內,并于開元元年,易名為“紫微省”,將中書令改為“紫微令”。這一變動雖時間不長,卻成為歷史掌故。引起詩人們紛紛為此賦詩,將“花”與“官”扯在一起,因此紫薇也就有了“官樣花”的別名,以致后來凡任職中書省的,皆喜以“紫薇”稱之,中書省有諺云:“門前種株紫薇花,家中富貴又榮華”。恰好紫薇花名與“紫微”音同,字形近同,僅于“微”上多一草頭,加之紫薇花所具有的獨特魅力,留下了許多唐宋時期著名詩人對紫薇的贊美與寄情。如白居易的“絲綸閣下文章靜,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當時白居易為中書舍人,他還自稱紫薇郎。又如杜牧別號“紫薇舍人”,他的詩句“曉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園中最上春。桃李無言又何在,向風偏笑艷陽人。”不著一字,卻贊揚了紫薇不與群花爭春,一枝獨秀的品格,可謂詠頌紫薇的千古名篇了。陸游的“鐘鼓樓前官樣花,誰令流落到天涯。少年妄想今除盡,但愛清樽浸晚霞。”則借紫薇之情抒發自己的抱負與落漠。楊萬里 “莫管身非香案吏,也移床對紫薇花”。表述自己連個香案小吏都不是也要移床賞玩紫薇花的情懷。宋梅堯臣:“禁中五月紫薇樹,閣后近聞都著花,薄薄嫩膚搔鳥爪,離離碎剪晨曦霞。”贊賞了紫薇花繁花似錦,美麗妖嬈的風姿。南宋詩人呂本中亦當過中書舍人,他的詩詞著作就題為《紫微詩話》。文獻中還記載了這樣一段東坡軼事:

  [九月十五日·邇英講論語·終篇賜執政講讀·史官燕于東宮又遣中使·就賜御書詩各一首·臣軾得紫薇花絕句其詞云:絲綸閣下文書靜,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翌日各以表謝又進詩一篇·臣軾詩云:]

祥云圖一 69cmX34cm祥云圖一 69cmX34cm

  繡裳畫袞云垂地,不作成王剪桐戲。日高黃?下西清,風動槐龍舞交翠。(邇英閣前有雙槐,?然屬地如龍形。)壁中蠹簡今千年,漆書蝌蚪光射天。諸儒不復憂吻燥,東宮賜酒如流泉。酒酣復拜千金賜,一紙驚鸞回鳳字。蒼顏白發便生光,袖有驪珠三十四。(臣所賜詩并題目及臣姓名,凡三十四字。)歸來車馬已喧闐,爭看銀鉤墨色鮮。人間一日傳萬口,喜見云章第一篇。(上前此未嘗以御書賜群臣。)玉堂晝掩文書靜,鈴索不搖鐘漏永。莫言弄筆數行書,須信時平由主圣。犬羊散盡沙漠空,捷烽夜到甘泉宮。似聞指麾筑上郡,已覺談笑無西戎。(時熙河新獲鬼章。是日,涇原復奏夏賊數十萬人皆遁去。)文思天子師文母,終閉玉關辭馬武。小臣愿對紫薇花,試草尺書招贊普。(謹案唐制:翰林學士帶知制誥,許綴中書舍人班。今臣以知制誥待罪禁林,故得以紫薇為故事。)足見古代文人騷客對紫薇花的鐘情。

  明清以來,紫薇的品種大大增加,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栽植的區域上均有很大發展。但是,對紫薇花的文化性挖掘反而不如古人了。而今,紫薇以其對生長環境較強的適應性,成為一種廣泛栽培,深受各界人士喜愛的花木了。目前,包括我們安陽在內,我國的信陽、徐州、自貢、咸陽、襄樊及臺灣省基隆等市都把紫薇確定成了市花。

祥云圖二 69cmX34cm祥云圖二 69cmX34cm

  除了“官樣花”以外,紫薇花還有許多寓意好又有趣味的別稱。

  在通常情況下,由于色彩對比鮮艷,人們喜歡的紫薇大多又都是紫、紫紅、粉紅、桃紅、暗紫等紫色系的,植于院內,滿樹花開,紫英灼灼,燦爛如火、艷麗如霞,“盛夏綠遮眼,此花紅滿堂”。所以,紫薇花又稱“紅滿堂”,寓以吉祥。

  紫薇的顏色與古代官員結于腰間的綬帶相似,故亦稱“紫綬花”。

  “紫薇開最久,爛熳十旬期,夏日愈秋序,新花繼故枝”。紫薇花期長,自初夏開花吐艷,至秋不絕,長達三百余天。《群芳譜》里也有:“四五月始花開,接續可至八九月,故又名‘百日紅’。”的說法。宋代詩人楊萬里也有詩云:“似癡如醉弱還佳,露壓風欺分外斜,誰道花無百日紅,紫薇長放半年花。” 來贊頌紫薇花開盛況。

紫煙 69cmX34cm紫煙 69cmX34cm

  紫薇是長壽樹種,壽命可過數百年,至今廣州、昆明、蘇州、成都等地都保存有500—800年的古紫薇,近年在湖北神農架及四川等地發現了更早的野生老紫薇,仍然是枝葉茂盛,年年繁花似錦,所以,就有了“長壽花”的美譽。丙戌初秋,我于鄭州千畝紫薇園中,曾得見一株年逾千載的古紫薇,樹冠直徑十余米。丁亥盛夏,又在威海之濱遇十余株,其中有高過八、九米者,也有兩人不能相抱其身者,便不由得不信其長壽了。

紫云圖 69cmX34cm紫云圖 69cmX34cm

  紫薇樹姿優美,枝干屈曲,幼齡時尚有外皮,隨之逐年剝落,露出細膩光滑的樹干,成年后不再生出表皮,終年筋脈挺露,玉肌潤膚,瑩滑光潔,如玉石鏤成,無皮而生,別具奇趣,因此俗稱 “無皮樹”。北方人叫它“猴剌脫”,意思是光滑的樹干連猴子也爬不上去。

清風 09年作 69cmX34cm清風 09年作 69cmX34cm

  紫薇也叫“怕癢花”、 “癢癢樹”。《群芳譜》云:“紫薇花一枝數穎,一穎數花。每微風至,妖嬌顫動,舞燕驚鴻未足為喻。以手爪其膚,徹頂動搖,故名‘怕癢花’。” 《曲洧舊聞》中也有一條“紅薇花”講:“紅薇花,或曰便是不耐癢樹也。其花夏開,秋猶不落,世呼百日紅。花開之時,人們喜歡她的燦爛,總是喜不自禁地去撫摸一下,這時整個紫薇樹立即會枝搖葉動,搖曳不止。簇擁枝頭的花瓣就像彩色的雨,夾雜著馨香隨即飄揚開去,似怯癢的少女,被人撓了腋下, “咯咯”地笑著,千嬌百媚,周身發顫,可愛至極,真所謂:“薄膚癢不勝輕爪”。清代詞人陳其年作定風波詞曾寫道:“一樹瞳朧照畫梁,蓮衣相映斗紅妝。才試麻姑纖鳥爪,裊裊,無風嬌影自輕揚。誰憑玉闌干細語?爾汝。檀郎原是紫薇郎。聞道花無紅百日,難得。笑他團扇怕秋涼。”體會可謂入微了!

花開百日人壽百年 09年作 69cmX34cm花開百日人壽百年 09年作 69cmX34cm

  關于紫薇花的花色,依照中國人“以紫為貴”的傳統欣賞習慣,王世懋在《學圃余疏》中指出:淡紅色為野生的紫薇,品級最差,白色紫薇為后來發現的,也不足為貴,而紫色才是正色的看法,所以,盡管紫薇花的顏色多種多樣,習慣上還是統稱為“紫薇”。《群芳譜》也說:“省中多植此花,取其耐久且爛漫可愛也。祝和父云:此木生林野,自唐家置絲綸,托根其下,常陪詞臣揮帝制,因號紫薇。”

  “紫色”也好,“帝制”也罷,我們從紫薇花的眾多別稱中,可以看得出來,中國人之所以喜歡用紫薇這個名字,還是和封建體制下的“官”文化脫離不了干系的。俗話說“天上紫微星,地下紫薇樹”。紫微星是“帝王之星”,所以,人們視其為尊貴的化身,吉祥好運之星,稱她是“官樣花”、 “紫綬花”、“百日紅”、“長壽花” “滿堂紅”,其寓意之美好也就不言而喻了。有人認為古人常把紫薇與“官”聯系在一起,并冠以“滿堂紅”、“百日紅”、“長壽花”等吉祥的含義,就是希望自己官運長久,甚至毫不遮掩地把她叫作“官樣花”,不免沾染了些俗氣。實際上,在長期的封建體制下,古代文人們十年寒窗,發奮苦讀,就是為了做官。在他們看來,只有步入仕途,才有可能光耀門庭,才有可能完成儒家所要求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千古大志,實現自我的人生價值。紫薇有著較強的適應能力,對周圍的生長環境要求并不高,但如果長期處于密林濃蔭之下,終日不見天日,她也斷然不會開花。只要給她一絲光亮,便會嶄露出難掩的生機活力,這與那些文人們的奮斗又有什么區別呢?

花開百日  09年作 69cmX34cm花開百日 09年作 69cmX34cm

  另外,在古人心中,紫薇也是有“人性”的。清代李漁在他的《閑情偶寄》里,對此總結的很好:“人謂禽獸有知,草木無知,予曰:不然。禽獸草木盡是有知之物,但禽獸之知,稍異于人,草木之知,又稍異于禽獸,漸蠢則漸愚耳。何以知之?知之于紫薇樹之怕癢,知癢則知痛,知痛癢則不知榮辱利害,是去禽獸不遠,猶禽獸之去人不遠也。人謂樹之怕癢者,只有紫薇一種,余則不然。予曰:草木同性,但觀此樹怕癢,既知無草無木不知痛癢,但紫薇能動,他樹不能動耳。人又問:既然不動,何以知其識痛癢?予曰:就人喻之,怕癢之人,搔之即動,亦有不怕癢之人,聽人搔扒而不動者,豈人亦不知痛癢乎?由是觀之,草木之受誅鋤,猶禽獸之被宰殺,其苦其痛,俱有不忍言者。人能以待紫薇者待一切草木,待一切草木者待禽獸與人,則斬伐不敢妄施,而有疾痛相關之義矣。”的確,古人講“天人合一”,喜歡借物抒懷言志,一草一木又何嘗不是生命的載體。假如說“百日紅”、“長壽花” “滿堂紅”的美譽,是由紫薇的自然生態延伸出來的諸多吉祥的話, “猴剌脫”、“怕癢花”、“癢癢樹”的別稱則充滿了想象力和趣味性。

  紫薇處處開,相識有幾人。雖然現實生活當中,以紫薇命名的單位機構、書齋堂號以及個人雅號數不勝數,親友間也常常借用約定成俗的花語,相互饋贈紫薇以示吉祥好運,傳達彼此間的祝福。但是,真正認識她、懂得她的又有多少人呢?品讀了古人吟誦紫薇的詩文,了解了紫薇的歷史文化積淀,你自然會對紫薇有更深層的理解。你會發現,她奪艷而不與百花爭春,她孤賞而不怕酷暑炎炎,不論你是在春風得意之時,還是孤寂落漠之際,紫薇花都會映入你的眼簾,滲入你的心底,承載你的情思,與你忠實相伴。紫薇花就盛開在我們身邊,我們置身當代,是否應該賦予紫薇以新的文化內涵和新的時代的精神呢?

  春去秋來,倏已三載,我不斷地觀察、寫生、拍照,收集了大量的圖稿和資料,努力于紫薇在歷史文化中的信息梳理,細心品讀,似有所獲。但用繪畫的形式把她藝術化,終歸還是要在“眼中紫薇”和“手中紫薇”之間頗費一番腦筋的。大概是因為紫薇的花形太過繁瑣,不易處理的緣故,歷史上可供參考的作品真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除明代魯治的工筆重彩《百花圖》、周之冕的水墨《百花圖》兩幅長卷、清代袁耀、惲南田的小品偶有涉獵外,尚未發現有專事紫薇或以擅畫紫薇的畫家。倒是后來海派的任伯年有幾件以紫薇為題材的畫作,雖然表現出了紫薇花自然的風姿神韻,但就其筆墨背后所蘊涵的文化氣息卻有所不足。周之冕的水墨紫薇,有一些文人的筆墨意味。袁耀的絹本小品,硬筆爽勁,披毫散鋒,揮灑自如,筆法精妙而筆力卻有些外喧。南田的沒骨紫薇,雖為設色,依然靜雅,只是略顯柔弱。至于清初之際,雪顛道人的折扇《梧禽紫薇圖》,其法就實不足取了。從紫薇花的自然形態來看,似不宜工筆縝密為之,更難以大筆直取。所謂大寫意,必須應物類比,若失其大概,恐為欺世。所以,我認為畫紫薇以工兼寫或小寫意之法最為恰當。表現紫薇花的自然之美相對比較容易,反映她的文化內涵就不那么簡單了。尤其是在繁而不瑣、艷而不俗,動中求靜、靜而活脫之間最難把握。

  藝術家曲春林簡介:

  曲春林,河南林州人。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河南省中國畫學會會員,河南省書畫院特聘畫家,安陽市美協副秘書長兼國畫藝委會副主任,中原文化藝術學院美術系副教授。

  作品:

  《霜月》獲河南教師優秀美術作品匯展一等獎,并入選全國第二屆教師優秀美術作品匯展;《鳴春圖》獲河南省青年美術作品世紀大展一等獎;《華燈初上系列·之一》在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慶祝建國50周年暨迎接澳門回歸全國詩人、書法家、畫家作品大展成就獎;《華燈初上系列·之五》入選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紀念孔子誕辰2550年全國書畫展;《荷塘清趣》入選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 “2000沈陽中國書畫展”;《秋光圖》入選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全國美術作品“金彩獎”畫展;《白日正中時,天下共明光》入選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第二屆全國中國畫展”;《晨曲》獲河南省第十屆美展銀獎; 《太行山居圖》獲第4屆(05年度)河南省五四文藝獎金獎;《大壑飛歌》獲河南省第十二屆美展金獎并入選全國12屆美展;《紫氣東來》獲“星光無限”河南省青年美術、攝影作品展覽金獎;《池南秋趣》、《秋光圖》被中國國家畫院《中國當代書畫家翰墨精品集》收錄。

來源:未知//更新時間:2016-07-29
相關文章

聯盟搜索

座機:010-52423069 / 聯系電話:18811032277 / 華南區負責人:18968046855 郵箱: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07333號-5

Copyright © 2012-2022. 版權所有: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香港東方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望京soho塔一C座1903

11选5在线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