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邊欄關閉邊欄

皮道堅:原弓近年藝術創作中"未來性"

導讀:“社會藝術”這一概念來自約瑟夫·博伊斯的“社會雕塑”。約瑟夫·博伊斯所謂的“社會 雕塑”意指:如何形成和塑造我們生活的世界,應該是藝術必須回答的問題。原弓近年來以其密集的當代藝術實踐證明了他的當代藝術觀不僅僅只在于文化的批判, 而更在于對生活世界的改造與塑造。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將原弓的藝術稱作“社會藝術”。

原弓原弓
原弓作品《漫步》原弓作品《漫步》

  “社會藝術”這一概念來自約瑟夫·博伊斯的“社會雕塑”。約瑟夫·博伊斯認為在一個相互依賴的社會中人都是不自由的,只有藝術才能讓生命變得可 能,思維自由是藝術的起點,思想就是雕塑。顯然,約瑟夫·博伊斯所謂的“社會雕塑”意指:如何形成和塑造我們生活的世界,應該是藝術必須回答的問題。原弓 近年來以其密集的當代藝術實踐證明了他的當代藝術觀不僅僅只在于文化的批判,而更在于對生活世界的改造與塑造。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將原弓的藝術稱作“社會 藝術”。

  2013年11月,原弓的“矢控”藝術展在廣東美術館開幕,展出了原弓近年創作的裝置和影像作品。從所展出的作品如《蜘蛛》、《矢控的工作 室》、《祥云系列》、《霧立方》等,結合原弓在2011年威尼斯雙年展前后的作品如《“當代與藝術史”系列》、《空襲全世界》等,以及2014年創作的 《記憶感謝妓女》、《記憶路過》、《失控。兵工廠》、《形而上下》,直到帶有行為藝術意味的《動蕩》來看,可以發現藝術家的興奮點與關注點短短三、四年間 就有了一系列耐人尋味的改變,亦即:其興奮點從回望“歷史”直面“當下”轉向思考“未來”;關注點則由“社會”而“文化”;而其創作立場則從“個體性”明 顯轉向了“公共性”。尤其是其作品中越來越顯著的工業性氣質,折射著藝術家對于社會現實與社會文化問題矛盾沖突的諸多反思,這一切都在不斷為我們提供精神 建構的新空間。

  應該說原弓近年作品向我們提出的最值得深思的問題是:當“社會藝術”遭遇文化,藝術何為?問題的提出基于對當代藝術現狀兩個方面的思考:一是一再被強調的當代藝術的“批判性”,二是當代藝術的“社會性”。

  對當代藝術“批判性”特質的強調,從“85美術思潮”至今已經持續了三十年。從抨擊、否定,到推倒重來,再到批判精神的高揚,最終形成的文化激 進主義態度常常令我們不得為了批判而批判,而忘了批判的基礎是思考,批判的目的在于如何找尋一種方法,去形成和塑造我們生活的世界。

  由此來看原弓近年的藝術創作,不由得令我想起馬修·阿諾德在《多佛爾海灘》中的一段描述:“我們這里一片昏暗的野曠地帶,愚昧的軍隊在黑夜中廝 殺,此起彼伏的警報中是驚慌潰敗。”詩人在詩中傾訴了對于其所生活時代因科學進步和工業發展而急劇改變的人們的思維方式、生活習慣、人際關系,以及逐漸瓦 解的社會秩序和正趨于崩潰的千百年來的宗教信仰的恐懼和擔憂。在我看來,原弓的作品并非直接的批判而更多是一種陳述,“物品”只是他藝術轉化的刺激物,陳 述才是他的宗旨。而原弓的陳述與馬修·阿諾德有著某種異曲同工的巧合。就以他2013年在廣東美術館展出的《矢控》展覽中的作品為例,原弓不斷試圖以作品 的實驗性與媒介的多樣性,來陳述種種存在于“科學”與“藝術”、“自我”與“場域”、“媒介”和“語言”之間的“失控”與“把控”狀態。他在作品的材質運 用和定位上所共同體現出來的工業性氣質,實質上就是20世紀以來世界共同面貌的生動呈現,標識著高科技的工業化發展不僅使社會、更將使藝術和文化造成某種 狀態的“失控”。

  這是原弓的擔憂,也是他對社會發展狀況的反思和警惕,以事件發生為基點的“矢控”充分表明了他以藝術的方式介入社會、關注與思考生存狀態的精神訴求。

  原弓近年創作所使用的材料包括紙皮箱、建筑腳手架、創可貼、醫藥用品、合成影像、超聲波聲控系統、電子材料等等,從普遍可見的生活尋常物品到科 技數碼材料,無不是工業革命之后的產物,是20世紀以后整個社會生活最普及的物件與物像,亦是未來社會必將越發普遍尋常的生活現象與景觀。由此觀之,原弓 的創作中,社會性的闡述是直截了當的。他以濃縮的物件體現對于工業性、社會性和文化語境變化等等的思考和體悟,他以物件刺激藝術的轉化,將想法變成表達的 語言。應該說,社會性和對社會未來的思考是原弓近年創作非常重要的落腳點。

原弓作品《碑林》原弓作品《碑林》
原弓作品《溫暖的澀味》原弓作品《溫暖的澀味》

  當我們將他的這個落腳點放置到工業革命和信息革命之后整個20世紀、21世紀的社會藝術發展中去尋找坐標系時,就會發現在時間與事物變更的x線和y線交錯之下,原弓所思考的z現象是:在“高等藝術”面臨如此窘境的今天,藝術何為?

  著名社會史學家艾瑞克·霍布斯鮑姆在其著作《FRACTUREDTIMES》中有過這樣的表述:“我們這個世紀各種藝術的特點是,它們依賴于史 無前例的技術革命,尤其是通信技術和復制技術,并且被這種革命所改變。如果沒有技術革命,比如沒有電影、沒有收音機、沒有電視、沒有襯衫口袋里的隨身聽、 沒有走到哪都手里攥著的手機,就無法想象大眾消費社會這造成文化巨變的另一支力量。”在這種“社會藝術”遭遇文化革新的境況下,不僅傳統的藝術語言和藝術 價值觀陷入了危機,就連對藝術的認知方式和信仰機制也遭遇了全面性的顛覆。今天的經濟和技術全球化提供了一種全球性的語言來補充地方語言,不僅為人數上可 以忽略不計的精英階層服務,并且也為人數眾多的其它階層所用。既如此,那么當隔離文化與生活,欣賞與消費、工作與休閑、身體與精神的高墻逐步被拆毀之時, 藝術何為?

  應該說原弓對于這一命題的反應是極其聰明和直接的。就如同他在威尼斯釋放的煙霧;在巴西的創作中使用的紙皮箱和紅色燈管;在新疆和曼城的展覽中 使用的工業腳架,以及在德國漢堡展覽中使用的竹子和舞龍龍頭等等,都無不是明顯地以現有的、本身已具有社會屬性和文化意像的物件為材料,在自我歷史文化的 經驗基礎上,融匯多種普及的社會性語言,以藝術的方式介入社會事件和文化現象。他的著眼點是歷史的文化發展,是未來而不僅僅只是自身和當下。

  毫無疑問,當代藝術對社會性的強調是當代社會在經濟全球化機制下的大勢所趨——所不同的是,原弓反思的不僅只是當下,而是更加著眼于未來。就如 同他的展覽“矢控”所貫穿的思考線索一樣,如果未來的社會藝術在信息覆蓋條件下受高科技工業技術的嚴密支配,那么我們的藝術遭遇的很可能不僅僅是文化方式 的改變,而是技術革命造成的“認知失控”。這種“失控”最終會導致什么,我們說不清楚,我相信原弓也無法說清楚。

  當然,這也并非原弓必須回答的問題。就好像如今的藝術不僅僅只為精英階層服務一樣,這是個需要公眾共同參與思考并嘗試回答的問題。原弓已經用的 他語言方式,在使公眾參與作品體驗的過程中,將問題還給了公眾。這也是原弓的創作之所以具有“未來性”的另一個原因——畢竟,20世紀之后,藝術是服務于 公眾的。

來源:未知//更新時間:2016-07-29
相關文章

聯盟搜索

座機:010-52423069 / 聯系電話:18811032277 / 華南區負責人:18968046855 郵箱: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07333號-5

Copyright © 2012-2022. 版權所有: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香港東方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望京soho塔一C座1903

11选5在线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