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邊欄關閉邊欄

神秘的面具文化與收藏:遠古先民內心世界的象征

面具是遠古先民內心世界的象征和寫照符號,也是對自然崇拜、部族圖騰和逝去宗親的物化表達,以其豐富的內涵和特殊的造型,被廣泛運用于狩獵、戰爭、祭祀、巫術和喪葬等活動,為世界留下了一道橫遍全球、縱觀古今的重要文化風景,至今仍然在各種具有古老民族特色的表演舞臺上大放異彩。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們物質文化生活的日益豐富,面具收藏已經越來越被人關注,成為收藏界不容忽視的生力軍。

  歷史悠久 源遠流長

  中國是世界上面具歷史最悠久、面具流傳最廣泛的國家之一,與其他國家和民族的面具相比較,中國面具品類繁多,造型生動,形制獨特,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中國面具在世界面具家族中名列前茅,占據著顯赫的地位,其中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當數儺面具、藏面具和薩滿面具。它們凝聚著中國本原文化的神韻,展現著東方審美的意趣和思想,是世界面具文化的藝術瑰寶。

  儺面具是漢族儺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主要用于儺儀、儺舞、儺戲。儺面具種類眾多,造型各異,均為木雕敷彩上漆,粗獷樸拙、莊典華麗。藏面具主要用于藏傳佛教的宗教樂舞、藏戲表演以及各種民間祈禳活動,源自神秘的宗教世界,也伴隨著藏文化的傳播,邁進了更為廣闊的藝術殿堂。薩滿面具則是我國古代從東北到西北邊疆地區,信奉薩滿教的游牧民族的重要文化遺存。主要分狩獵面具、巫術面具、跳神面具、供奉面具和喪葬面具等。長期以來,各民族的面具文化在自己特殊的地域、族群、審美習俗和社會生活條件下保持和發展,同時也相互交融、借鑒,形成了我國源遠流長、獨具特色、多彩多姿的面具文化。

  中國薩滿面具最早見于新石器時期約1萬年前至先秦兩漢時期鑿刻在內蒙古草原中部的陰山巖畫。這些巖畫中人面具圖和獸面具圖極為豐富,是研究蒙古薩滿面具文化的最真實的見證。在位于汗烏拉山峰的一幅巖畫上有兩個偽裝獵人。一人僅露出了兩只眼睛,腰間佩著利器,系尾飾,手執長弓,含箭待發。另一人將自己偽裝成山羊,手執長弓,腰佩環首弧背刀。還有一幅巖畫中有兩個女巫,面部僅有雙眼,一個頭飾高聳,另一個戴柱狀頭飾,旁邊還有人面像,應為巫師頭骨崇拜的骷髏面具。這隨心隨性的原始刻畫,為研究中國面具的源流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第一手史料。

  近年來,世界上很多國家和個人關注面具收藏,隨之而來興起了古董面具收藏熱。由于國內此類收藏起步較晚,以前只有極少數藏家關注,而且藏品分布松散,不易收集,再加上這種與宗教緊密相聯的用品被信仰者倍加珍惜,所以出現買賣互動的幾率較小。但國外藏家卻無孔不入,有的已形成專題收藏。亞洲古董面具目前在歐美市場很火。由于存世量越來越少,加之它在宗教學、民俗學、歷史學、美學以及藝術學等多方面都具有珍貴的研究價值,所以要搶救收藏,加緊保護,以防流失,是當務之急。

  玉面具精彩紛呈

  古代加工面具的材料很多很雜,有木雕、皮革、布帛及金、銀、銅等金屬,還有石頭雕琢、陶土燒制的。而最為精美并豐富多彩的,則是玉面具。古代先民沒有紙張,也沒有其他繪畫工具,沒有辦法把自己最敬畏和值得憶念的形象、最難忘的故事情節永久地保留下來。于是,他們選擇更為堅硬的石頭,在石崖上留下了千古巖畫。同樣的道理,他們選擇珍貴的美玉琢磨切磋,把古老部落的圖騰、原始神話的英雄人物以及逝去的列祖列宗的形象,永久地保留下來。每逢舉行祭祀活動、宗教儀式,戴上這些玉面具表演,護佑部族平安,驅除妖魔鬼怪……

  在五花八門、異彩紛呈的玉面具中,與面容清秀,雙目炯炯的女神形像和神態爽朗、闊臉大耳的世俗人物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眾多勇武、兇悍、威猛、狂傲、威嚴的“面孔”。或許是鎮妖逐鬼、驅疫祛邪的兇神,或許是驅逐野獸、保衛族群的勇士,他們的形象咄咄逼人,線條粗獷、奔放,讓人過目難忘。

  心靈手巧、想象豐富的古代藝人,在寫實的基礎上采用大膽夸張的藝術表現手法,還雕刻出一個個頭上長角、嘴吐獠牙、橫眉豎眼、滿臉煞氣的形象。眼角上吊,圓目外突,與之相呼應是還在額眉處配以夸張的紋路,有的剛健有力似鋸齒伸張,有的氣勢洶洶如火焰噴射,一副活脫脫的兇神惡煞面孔。

  若不是親眼所見,很多人也許很難相信,遠古時代的雕刻工藝會如此精準圓熟。每一張面孔都嚴格對稱,面部凹凸有致,五官比例協調,眼睛、鼻孔與唇齒間都是鏤空的,眼角與眉峰的起伏、嘴唇的輪廓,甚至面部肌肉的紋理都清晰可見。試想,在那個沒有任何金屬工具的時代,是什么樣的能工巧匠,又是使用什么樣的器物,琢磨出如此精妙的原始藝術品?

  考古發現,我國最早的玉面具,距今已有5000多年的悠久歷史。紅山文化、良渚文化、齊家文化和三星堆文化考古挖掘中,都有各種各樣的精美玉面具出土。令人十分稱奇的是,跨越數千年歲月時空,至今活躍在大戲臺上的京劇臉譜、川劇變臉和活躍在全國各地的眾多儺舞、社火表演中,很多生動形象仍然可以從玉面具中找到影子。由此可見玉面具影響之深之廣。

  如果不是有眾多的實物為證,人們很難想象遠古洪荒時代的遺物,會有如此高超的藝術魅力,有如此現代的生命質感。一塊塊沉甸甸的玉面具,定格了先民的笑與怒、悲與喜、勇敢與恐懼。渴望不朽的手工藝人,把人類永恒的表情連同時光,都雕刻在堅硬的玉石上,給人類留下了永恒的藝術珍品。

  玉覆面五花八門

  說起玉面具,很多人往往會將其和墓葬里出土的玉質喪葬面具又叫“玉覆面”的東西混為一談。其實,那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古人認為,玉不光能通天地,還能通鬼神;人不僅有生命,而且有靈魂。人死后只要靈魂不滅,還可以在別外一個世界里繼續享受生活。春秋戰國時期興起的玉覆面,其主要作用就是保護、覆蓋墓主人的七竅,即口、雙眼、鼻孔、雙耳,防止靈魂外泄出走。其大多數為象形碎片狀,有些還刻有精美的紋飾。有的死者雙手還握有象征財富的玉豬,口中含有幻想死而復生的“含蟬”。

  玉覆面中發現最多的是綴玉面罩,流行于我國西周兩漢時代,主要用來包裹死者的頭臉部位。西周中期就出現了這種將打磨成五官形的小玉片連綴在織物上,被稱為“綴玉面罩”或“綴玉冥目”的喪葬面具。

  君王、權貴不僅生前玉不離身,而且死后還要隨葬大量玉器,包括使用綴玉面罩。因為古人認為,玉不僅可以通神辟邪,還可以防止尸體腐爛,保護死者靈魂永存。我國迄今已在山西、陜西、河南、山東等地發掘出土綴玉面罩40多副,年代從西周、東周到西漢前期。到了西漢中期,厚葬之風愈演愈烈,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將綴玉面罩改擴成玉衣。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用金線連綴玉片組成,稱為“金縷玉衣”,其他貴族則使用銀、銅線連綴,稱為“銀縷玉衣”“銅縷玉衣”。到目前為止,我國共發掘出玉衣20余件,中山靖王劉勝及其妻竇綰墓中出土的兩件金縷玉衣年代最早、做工最為精美。這種奢靡之風,直到三國時期曹丕下詔禁用終止,先后流行了400余年。

  在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個喪葬面具十分盛行的時代,就是契丹人統治的遼代。契丹人信奉薩滿教。在他們的觀念中,人死后亡魂要歸于冥界,通往冥界的道路漫長而布滿惡靈,給死者戴上面具,惡靈就辨認不出他的真實面目,避免受到傷害。幾十年來,考古工作者先后在內蒙古、河北等地發掘出土遼代喪葬面具30余件。而這些喪葬面具與其他面具最大的區別是均為金、銀、銅三種金屬材質。其中最著名的是1986年在內蒙古奈曼旗陳國公主和駙馬肖紹矩合葬墓出土的兩件金面罩。其大如人臉,用薄金片錘揲而成,陳國公主的面罩具有年輕女子柔潤稚氣的特點,駙馬肖紹矩的面罩顯得從容安祥,顯然是根據二人生前面容“量身”制作。

  經過千萬年歲月的洗禮,那些遙遠的古代文明早已灰飛煙滅,可豐富多彩的古面具留下的生動形象,承載著現實與夢想,聯結著神靈與列祖,依然充滿生命的氣息,依然那樣鮮活。面對這些粗獷威嚴的神人面具,生命的原始強力撲面而來。這力量剛健質樸,深深吸引著生活在當今世界的每一位探尋者??

來源:未知//更新時間:2016-07-29
相關文章

聯盟搜索

座機:010-52423069 / 聯系電話:18811032277 / 華南區負責人:18968046855 郵箱: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07333號-5

Copyright © 2012-2022. 版權所有: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香港東方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望京soho塔一C座1903

11选5在线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