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邊欄關閉邊欄

當資本瞄準文化藝術品領域

文化藝術品價值標準化以及鑒定之難,包括相關配套環節缺失之多,依然成為懸在這個領域“試水者”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前不久,一則“金融大鱷著手進軍文交所”的消息,被不少投資圈人士視為了一種“風向標”。有分析預測,2016年是新資本帶動市場的一年,在傳統文化藝術品行業轉型之時,新資本正在暗流涌動。事實上,不管是跨界合作還是創業投資,市場的動態已在一定程度上與這種說法不謀而合。經濟下行,文化藝術品領域會成為資本開掘的“藍海”嗎?

  資本尋找通道

  據相關媒體的報道,這位有意投資國內文交所且已經進入實際操作階段的“金融大鱷”系上海國鳴投資創始人的吳鳴霄,其在國內A股二級市場有著長盛不衰的投資經歷。據悉,吳鳴霄目前也是樂視網、四川長虹、慧球科技等上市股的股東,持股數量共計約10266萬股,市值高達超過10億元。

  盡管在外人看來,吳鳴霄本人行事低調而神秘,但據知情人士透露,早在去年9月前后,他便借道相關人士前往當時市場占有量位居國內首位的某大型文交所考察,對文交所開設的郵幣卡電子盤的交易模式及運作機制進行了一段周期的分析推演,表明布局文交所市場并非是其一時興起。

  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在吳鳴霄創辦的上海國鳴投資的產品涵蓋中,文化藝術基金就是其中的一項。當前整體看來,文交所投資已經從一種“高開高走”的狀態回落到了調整期。從投資的層面來看,此時的進駐或將為把握市場份額搶占先機。

  無獨有偶,就在吳鳴霄著意文交所的消息曝光后不久,全球首支針對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開放式基金在香港舉行首發,再次令不少關注于此的人們“眼前一亮”。據介紹,該基金屬于股權投資基金,它對所投項目都會要求未來2至3年內實現上市,基金將用于扶持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接受全球投資者注資“輸血”,而此次首發一舉募得了11億元的意向投資。

  有分析認為,從目前的投資環境來看,宏觀經濟下行壓力不減,而縱觀之前資本偏愛的傳統投資領域,在去庫存的巨大壓力之下,房地產市場的前景仍難以捉摸,金融市場的風險不確定性日益上漲……受通脹與優質資產端缺乏的影響,尋找具有“藍海”潛質的領域,成為了留守投資資本當前的重要任務。

  是創業機會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看中資本急需打開“藍海”的入口,以及國家扶持文化產業發展的政策大環境,近一兩年來,文化藝術品領域被一些人看成了創業的機會。

  張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有著多年海外生活經歷的她兩年前回到北京,經過籌劃,去年與朋友一道開設了一家創業公司,所針對的領域就是非遺。“我們開通了自己的微信公眾平臺,每天都會向粉絲推送內容,包括自制的小視頻和文章,以互聯網的便捷來進行前期的粉絲培養累積。”她告訴中國商報記者。當然,線上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還是線下的活動開展。“目前主要是進高校進行展覽、講座,包括邀請一些非遺項目傳承人到現場與觀眾零距離接觸。將來還會做一些實地探訪活動,同時也在考慮把目標放在讓海外人士走進來更多地了解非遺上。”

  在她看來,創業是一種系統、規劃的行為,“不是突然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得以點帶面,一步步來。”不過她也坦言,“確實很不容易。”記者了解到,像張女士這樣的文化藝術品領域創業者,僅以北京為例就呈現出逐漸增多的趨勢,尤其是自去年以來“互聯網+”成為流行的趨勢之下。他們從這塊大市場的不同點切入,圍繞文化、藝術乃至更為“小眾”的收藏拍賣,做一些項目和增值服務。

  而與其他很多行業一樣,創業之初的資金來源,則是創業者們通過自己完美的規劃、對于文化藝術品這片“藍海”潛力的認知和挖掘,吸引了投資人的關注,“線上”與“線下”的結合則是最為基本的運營方式。

  然而,采訪中記者注意到,這條創業之路似乎并不是那么好走,前期的“燒錢”是普遍面臨的一道“門檻”。“不夸張地說,做互聯網創業,幾百萬元投進去,很可能一點兒聲響都聽不到。”一位經驗人士表示。

  另一方面就是對于投資人的回報。“從投資的角度而言,高風險帶來高利潤,而且很多投資人往往都希望能夠比較迅速地能看到回報,但這些似乎都不大符合文化藝術品市場的發展規律。按照合同協議,創業者需要定期向投資進行回報,包括運營情況、資金使用等等。錢嘩嘩地出去了,回報又沒有看到多少,投資人當然會不樂意,創業者也會被動。”經驗人士透露道。

  “因此一些創業者索性會在運營上了軌道、做成一定規模后,賣掉折現,這在現今很多互聯網創業行業中都屢見不鮮的例子。”這位經驗人士如此表示。

  從“小眾”到“大眾”

  必須承認,當資本瞄準文化藝術品市場,正如業內人士所說,資本作為市場的主要構成要素,是因為其趨利性在蟄伏待機之時也能保持“嗅覺敏銳”,但對于資本來說,并沒有百分百安全的投資領域。

  而從一些業界統計數據來看,無論是英國巴克萊銀行曾分析指出“中國藝術品市場潛在的需求是6萬多億元,而目前的規模只有幾千億元。”還是“歐美發達國家投資客在自身的財產投資組合中,對文化藝術品投資占整個投資20%”,以及“金融證券年均回報率為15%,房地產為21%,收藏藝術品則是26%。”似乎都在印證著這個市場的“胃口不小”。文化藝術品與商業資本結合,其趨勢化或將在未來幾年中勢不可擋。

  但是,文化藝術品價值標準化以及鑒定之難,包括相關配套環節缺失之多,依然成為懸在這個領域“試水者”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近段時間以來,資本牽手傳統文化藝術品領域也是舉動頻頻。比如華誼兄弟聯手保利拍賣、匡時拍賣借道宏圖三胞上市。從前幾年流行的藝術品份額化、藝術品信托、玩資產包,到如今業界出現的一些新動向,資本進駐的方式出現的新一輪變化不僅會對市場格局帶來一定影響,也對傳統文化藝術品行業自身的轉型、相關機制保障的跟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位長期關注藝術品市場動向的人士認為。

  更有人士指出,資本的投放,讓傳統行業成為產業,從“小眾”變為“大眾”,就必須要自立生態。“與眾多投資領域一樣,要想讓投資者、民眾放心,離不開機制相對完善、有一定法律法規保障的健康的市場環境。從這點看,無疑路還很遠。與此同時,對于回報,是否抱有‘急功近利’的心態也很重要,這不僅是對投資人、經營者、創業者,對于每一位身處其中的人來說都是如此。

來源:未知//更新時間:2016-07-29
相關文章

聯盟搜索

座機:010-52423069 / 聯系電話:18811032277 / 華南區負責人:18968046855 郵箱: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07333號-5

Copyright © 2012-2022. 版權所有: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香港東方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望京soho塔一C座1903

11选5在线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