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邊欄關閉邊欄

畫院:并入美術館系統中的創作部

成都畫院(成都市美術館)內部成都畫院(成都市美術館)內部

  導言:

  近幾年,隨著民營美術館在全國各地的不斷興起,一種新的現象悄然而生。那便是省、市級畫院與美術館的“合二為一”。目前來看,這種合并可以分成兩種情況:一種是在原來沒有美術館的省、市地區由畫院統籌,來建設美術館,其存在的形式為:一套班子,兩塊牌子,即美術館與畫院是屬于同一個單位,但彼此還是用原來的名字。如重慶畫院(重慶美術館)、云南畫院(云南美術館)、河北畫院(河北美術館)、寧夏畫院(寧夏美術館)等;另一種情況是美術館作為畫院的一個部分,比起美術館本身的功能,其主要目的更加側重于配合畫院的研究、展覽,與學術品牌的樹立。比如北京畫院下屬的北京畫院美術館,成都畫院(成都市美術館)、陜西書畫院下面剛剛成立的美術館等。

  在當下畫院面臨存在與否的質疑聲中,究竟這種畫院與美術館合并的原因何在?而這樣的模式是意味著畫院在地方的逐漸消失,還是畫院為了適應新的形式作出的改革?通過對各個地方畫院(美術館)具體實踐之路的觀察,我們試圖去尋找答案。

  畫院:并入美術館系統中的創作部

  2013年,重慶美術館在重慶畫院的基礎上開始組建,并于當年10月正式對公眾開放。組建之后的重慶畫院,成為了重慶美術館的創作部。畫院的許多畫家也在一夜間,成了美術館的“員工”。每天,當他們以“員工”的身份走進這個由“筷子”組成的巨大建筑時,內心充滿的則是某種異樣的感受。

  據了解,畫院的畫家除了在原來的創作之外,也會參與到一些美術館的決策中。當然,總共十多位畫家,不是所有人都參與進去,一般是年輕一些的會參與到美術館的工作中,平常彼此之間的交集其實不太多。

  “美術館養畫家,這種方式在美術館系統里并沒有經驗。”某美術館的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雅昌藝術網采訪時談到:“畫家不能自己既搞創作,同時又搞展覽。”雙方的工作如何協調,是兩個機構合作之后面臨的第一個問題。

  同時他也談到:“領導者也需要平衡兩者之間的關系,因為作為畫院的領導,要考慮的是怎么推出自己的藝術家,為他們爭取更多的展覽機會;而作為美術館的領導,則要思考如何引進優秀的藝術家,向大眾推介更好的展覽。當一個單位的領導需要顧及到兩個方面的時候,那他肯定要在自己的工作范疇內做出一部分的妥協與調整。”

  從當下各省市的情況來看,這一模式幾乎是“一套班子,兩塊牌子”的典型代表:保留了兩個機構各自的牌子,同時合并成了一個單位,將原先完全不同的兩班人馬納入一個系統,國家按照一個機構統一撥給經費。對于這種合并的方式。一位重慶畫院的畫家談到了這其中的無奈之處:“重慶的美術館和畫院的系統需要通過整合來壯大彼此的力量,所以才有了將兩個機構合并在一起的做法。”

  同樣如云南省,據云南美術館的辦公室工作人員閆世鵬向記者介紹,其擁有美術館的歷史只有短短不到十年的時間。而且美術館還是在畫院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云南先有的是畫院,畫院的畫家要辦展覽,于是就把做展覽的展廳更名為美術館。后來說是要取消畫院,國家不再給畫院撥款,就把畫院更名為云南美術館。到現在美術館更名的時間也就十年左右。”明年的下半年,云南美術館將會遷入現在云南省博物館的場地,到那時,他們才真正擁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美術館的展覽場地。

  河北美術館的情況也是如此,他們的美術館成立時間只有十年左右。據美術館展覽部主任王國明告訴記者:“于2004年動工起建的河北美術館,在2005年建成之后就與畫院合并在一起了。而且比起一些大省的美術館動輒上萬平米的展廳,美術館的建筑面積只有2600平米。”

  而另外一個省:寧夏的情形也是類似的,目前其美術館的場館還在建設過程中。美術館收藏展示部的科長陳曦在接受雅昌藝術網采訪時介紹到:“2009年,在書畫院積極努力下,經有關方面研究同意,批準了寧夏書畫院增掛寧夏美術館的牌子。2013年,寧夏美術館批準立項。目前寧夏美術館建設工作已進入了建筑設計方案征集階段。”

來源:未知//更新時間:2016-07-29
相關文章

聯盟搜索

座機:010-52423069 / 聯系電話:18811032277 / 華南區負責人:18968046855 郵箱: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07333號-5

Copyright © 2012-2022. 版權所有: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香港東方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望京soho塔一C座1903

11选5在线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