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邊欄關閉邊欄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只憑電話訂制了其最好的作品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Laszlo Moholy-Nagy)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菲利普?約翰遜(Philip Johnson)為紀念西比爾?莫霍利?納吉(Sibyl Moholy-Nagy)而贈予博物館,1971。
圖片:© 2016 Hattula Moholy-Nagy/VG Bild-Kunst, Bon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Laszlo Moholy-Nagy)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菲利普·約翰遜(Philip Johnson)為紀念西比爾·莫霍利·納吉(Sibyl Moholy-Nagy)而贈予博物館,1971。 圖片:© 2016 Hattula Moholy-Nagy/VG Bild-Kunst, Bonn/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每日圖片#1600:正在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進行的拉茲洛·莫霍利·納吉(Laszlo Moholy-Nagy)回顧展中,精彩的作品數不勝數。不過其中最好的一件也許是這幅作于1923年,用瓷釉金屬完成的抽象畫,以及另兩幅和它細節全然相同只有尺寸差別的畫作。

  讓這三幅作品變得如此重要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它們令人驚艷的視覺享受,而是莫霍利在它們身上撒的一個 謊。他說了一個有關這三件作品背后讓人覺得似真非真的故事:當莫霍利要向交通標志制造廠訂制這些作品時,他僅僅是打了個電話傳達自己的指示,卻沒有向工人 提供任何草稿或示意圖。(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想試一下要打一個怎樣的電話才能創造出這樣的作品。想象中,這些事應該占據了制作者們不少美好的下午時光: “莫霍利先生,你能不能給我們寄張畫來?“)況且,莫霍利這幅抽象作品本身不就看上去像是一種信息數據在進行遠距離傳送的概念?

  這個小故事的重要意義在于,即使這只是藝術家一個善意的謊言,它也努力建立和傳達了一種觀念,即現 代藝術創作(或絕大部分的藝術創作)中最根本的要素是想法而非人工實現的過程。即便藝術家最終的目的是要達到做出一件美輪美奐的作品,這樣的觀念也同樣適 用。雖然之后的觀念藝術家們其實都在極力避免“美“這個詞,但卻往往無疾而終。

  電話傳遞指示的說法也與莫霍利在觀念主義方面的主張十分契合,他認為觀念主義實際上就是建立在只存在于腦中的事物:謊言。

  在藝術家編造了這個電話故事的近一百年后,他的主張仍然讓很多人難以接受。比如對于幾乎是純粹只強調觀念來創作的安迪·沃霍爾,許多成熟的藏家都愿意為經他親手打造的作品付更多錢。

  莫霍利這種反親手實踐的理想情懷顯然并沒有廣泛地被我們今天的文化所接受,但這并不說明這是一個失敗的想法。它只是從另一側面證明了藝術家勇于標新立異的膽識。

來源:未知//更新時間:2016-07-29
相關文章

聯盟搜索

座機:010-52423069 / 聯系電話:18811032277 / 華南區負責人:18968046855 郵箱: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07333號-5

Copyright © 2012-2022. 版權所有: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香港東方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望京soho塔一C座1903

11选5在线机选号